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裴建丹的博客

记录、交流、学习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裴建丹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,武汉摄影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楹联协会会员,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十堰市美术家协会理事,十堰市书法家协会理事,十堰市摄影家协会理事,丹江口市文学院副院长,丹江口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丹江口市奇石根艺协会副秘书长,汉江印社副社长,丹江口市诗书画摄影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,丹江口书法家协会主席。供职于长江水利委员会汉江集团文体活动中心。 QQ:1449757386 中国汉江摄影群 QQ:348676730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河口太平街 -------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  

2015-09-18 18:47:55|  分类: 艺海影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 文 \  图  :    裴  建  丹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初秋的汉江,依然是风和日丽,云淡水清,满目青翠,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 

       太平街位于滨临汉水的老河口市区的西北部。虽多次来过老河口,但我以直没能有缘与太平街相见,多少次擦肩而过,成为匆匆过客,因而没法去感受她的苍桑、久远、娇媚、繁华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许多年前曾经把她的名字和耳闻细细加以咀嚼,而今想来,仿佛已是很久远的事了。今天,我终于看到了她延绵百年风姿绰约的身影!和她幽幽的文脉和久远的历史。

从耸立街口的参天大树向前走,映入眼帘的是,鳞次栉比的虽已破旧的清末老屋门店,组合而成的“古韵长廊”。伸手可触的屋檐轻轻诉说着那个时代的故事,一面老墙、一幢古宅、一口天井、一个老字号都会撞击出思想惊叹的火花给人遐想,沉淀了百年的风景,突然,让人我顿感新鲜和好奇。街巷深处粉墙黛瓦的徽派阁楼式建筑,尤其是那尖檐微翘的马头墙,青砖老墙根下展露的斑驳印痕,市井边也浸润于衣食住行、柴米油盐的旧痕,转弯抹角巷陌曲折、幽深、古朴、久远,浓郁的市井风情也扑面而来,让我感悟太平街先人们在此安顿生活的时光,也让我感受她历史的久远。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 

民国时期,老河口十几万人口,而商铺主要就集中在这些太平街等老街道。街上居民说,仅太平街就达十三行,经营各种杂货,店主主要是豫东豫西人,信奉“货卖一张皮,店看一块匾”,门匾是他们的脸面。至今,从老街上店铺门匾可以看出,均是厚木板为料,黑底,金字。

太平街位于老河口市区的西北部,东接两仪街,南邻乐盛街,西北紧靠汉江太平街码头。路呈东西向,全长196米,宽6.6米,占地面积21400平方米。有资料讲太平街形成于清道光六年(公元1822年),民国初年又陆续有所增修。光绪十年刊印的《光化县志》则指出该街的形成要远远早于道光年间。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街的东西两端各设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太平池,主要是用于消防。据老街上的老人讲,太平池始建于光绪中期,由当时的堡垣局修建,老河口全镇上下修此类太平池达三十余个。太平池四周由青石条砌就,内筑青砖,用于蓄水,每季度换水一次,上盖有两三寸厚的木板,木板顶部装有铁环,便于应急拉开取水。后人认为这条街是因有了上下两个太平池而取名叫太平街。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
 

街道两侧的房屋大都是砖木构架。放眼街道两边,黑铺门板,粉墙黛瓦的民房大多还是明清时的风格。建筑风格采用了南方的徽派风格。到了民国时期,部分门面的装饰开始出现欧式西洋格调。高大的木板门与马头墙,马头墙上的屋檐痕迹清晰可见。每间房屋的风火墙都是大同小异,尖檐微翘,主要是用来抵御火灾的。门板一色地刷有黑漆,并用铁皮包裹。太平街各商行的建筑风格基本上是一样的,一般都是前店后宅两层阁楼式的建筑。现存的建筑保存较好,马头墙错落有致。走进太平街45号之后,里面有五进院落,这里就是天生杂货行了,它一直通往乐盛街。四合院既紧密相连,又自成一体。四周是厢房,上边是楼房,粉墙黛瓦,四水归堂。下有渗坑,排水通畅。黑瓦中间有玻璃亮瓦,朱栏走道,窗阔明亮。中梁穿枋,雕刻有缠枝花纹,枋头还雕有吉祥如意、祈福安康的团形图案。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老街的路面,早年是用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,道路正中为排水沟,可直通汉水。排水沟上覆盖每块约两尺宽、三四尺长的厚青石条。太平街鼎盛时,四方客商川流不息,车马熙攘,带有铁箍的独轮大把车长期碾压,在青石板上留下了一道道不规则的石槽。在历史上,太平街有过三个旺盛期。第一个旺盛期是在清康、雍、乾时期。其时,八帮船只在此沿江停靠,上上下下多达六七千艘,桅杆如林,张帆如云,各帮纤夫号子,或低沉吟哦,或洪亮震耳。入夜,船家灯火似星星铺撒江面,和岸上的万家灯火联成一片,相映生辉。清晨起锚,号子一声,惊飞芦苇丛中野鸭水鸟,穿梭船只,艄公隔水相互问候,借风扬帆,百舸欲遮半江面。第二个旺盛期是清末民初时。太平街由过去的中转枢纽之地向加工制作之地转变。加工黑木耳,熏蒸白木耳,石包制中药材,制作腌酱菜,棉花粗加工等等,各商号由行商变坐商,由坐商扩展设分号,一条汉水通南北,流的是黄金和白银。当时流传的一句话叫“装不完的老河口,撑不死的大汉口”,足见此地的繁荣景象。第三个旺盛期是上世纪30年代。1935年,汉水暴涨,太平街由于地势较高,没有被淹渍。1937年,日寇大举侵华,对于国民党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驻地,进行密集的飞机轰炸,店铺林立的太平街只伤了一点皮毛。在战区南北两个集团军的护卫下,汉水运输成了一条军用物资和生活用品的生命通道。太平街因而保持着不因战乱而衰败的势头。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 时光已经带走了昔日的繁华和记忆,潮起潮落的兴衰,像汉江河边吹来的一阵阵江风 , 夕阳的余晖里,我们像是一群穿越历史的过客,在那古意盎然的青砖黑瓦和满目苍桑的太平街上,给我们一个梦一般的注脚,让人感悟到历史与现实的交融对话,感悟到老河口太平街曾经的繁荣,存留着深厚而幽远的文脉和历史。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  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 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久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老河口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老河口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老河口太平街  -------  苍桑幽远古韵犹存 - 六月雪 - 裴建丹的博客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1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